分子封面|陈东辉:车险市场化的六个规律

2020年12月9日下午,和讯网主办的“2020年财经中国年会暨第18届财经风云榜保险峰会”在北京盛大举行。本届大会以“护航实体经济 赋能美好生活”为主题,探讨中国保险行业在变局中和疫情后的“蓄力 重启”之策。

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出席了本次峰会,并就车险的新常态话题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表示:车险市场化并不是哀鸿遍野,短期剧烈震荡是行业必须忍受的短痛,但长期会走向更好,如果能围绕百分之百的综合成本率出现周期性变化,行业是可以接受的。

以下是陈东辉发言实录:

当下车险行业市场化又一轮打开帷幕。我作为产险行业经历者,车险行业这么多年走过来的参与者,作为行业一员我真的是有一种愧疚感。今天的机会特别难得,想借和讯这个平台进行一个呼吁:刚刚开启的车险市场化改革一定不要走回头路,见到一些困难又停下来,又重蹈覆辙。

据不完全统计,这应该是第三次我们启动车险的费率市场化改革了。我最近和很多行业伙伴交流,同样的杂音又一次响起,在一些局部市场,中介费用又升起来了,费用率又提高了,中小财险公司经营变得非常困难,大家又开始讨论这次是不是改革的力度太大了,是不是行业定的费率太低了。

我听了以后非常担心。在今天这样的时点和环境之下,还不能够坚定信心,坚定决心地往前继续推进费率市场化改革的话,将会错失这轮改革的机遇,我们作为行业从业者真的是没法交代。

今天我和大家分享这一个主题,呼吁监管部门,呼吁我们行业坚定地走下去,虽然会遇到一些困难,但只要把这个改革推进,我相信是会走到比较美好的明天。为了佐证我呼吁的这个观点,和大家分享这么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车险市场化的六个规律

从国际视野做个映衬,我们所经历的困难遇到的挑战没有新鲜之处,国际上车险市场化早就完成了,现在是非常成熟的经营。改革之后面对的车险局面和其他市场大同小异,具体车险市场化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1、有利于大公司,市场集中度提高。因为车险业务就是大公司有优势,各个国家都是大公司市场集中度比较高。

2、产品种类简单,费率结构复杂。大家对产品没有特别多的要求,反而费率非常复杂,定价非常精细。我们刚刚在往这方面走,简化了产品结构,放开了费率的结构,我认为这个方向是非常正确的。

3、市场化以后,车险盈利艰难,想通过车险赚到很多钱本身就不现实,但经营结果分化,会有一些很好的公司,也有不好的公司。

4、市场化提供了精细化、专营化的机会,一些特色公司会不断涌现出来。

5、产险行业车险占比应该降下来,我们认为车险占比还是太高了,降到50%左右,承保周期明显。

6、着眼未来,我们开玩笑说,再不改革,改革的机会就没有了,因为车险进入到无人驾驶状态,进入到共享出行状态,传统的车险就会消亡。如果出现那样的局面,我感觉不是监管部门和行业所希望看到的。

第二、车险综改的四个特点

国际市场,车险市场化之后都会出现这样的特点。这轮改革我们改什么呢?实际对行业会有以下四个影响或四个特点:

1、所有的保险公司推动不能再依赖保险公司,依赖市场,随行就市,随着监管做定价,必须根据自己的经营成本实现成本定价,但我们车险行业经营了15-20年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保险公司要么随行就市,要么监管说价格是多少,就随着监管制定我的价格;另一方面,很多产险公司还没有自己的定价能力。这样的局面如果长期持续,行业竞争力是站不住脚的。

2、重塑成本结构,现在车险成本结构是赔付率60%,费用率40%。这样的成本结构是不可持续的,消费者不可能长期接受,我交给保险公司100元保费,其中40元和我没有关系,最多也就60元是用来解决我的赔付成本。所以这次综改我们需要把费用率降下来,最主要的是中介成本大幅度挤压。如果能降低到费用率25%和赔付率75%,这是非常正确的,对消费者是个保护。但每次往这个方向走都会遇到巨大的阻力,来自中介,来自产险公司,来自区域市场,都会遇到巨大的阻力。这次又遇到了阻力,我们真的希望监管部门和行业能够排除这些阻力坚定地往这个方向走下去。

3、推动行业要重服务,以前就是靠手续费竞争,没有公司去重视个性化的服务,增值的服务。未来的竞争手段,市场化之后一靠价格,二靠服务,这对行业来说是非常积极的。当然,未来我们还憧憬个性化的竞争,一些个性化的产品会进一步展开。

4、短期剧烈震荡是我们必须忍受的短痛,但长期会走向比较好的周期性波动,围绕着百分之百的周期波动率,承保周期的体现。

国际经验来看,市场化会出现三类情形,一类是非常好的情形,比如我原来工作过的澳洲市场,它比较理性,虽然有竞争,但是大家都基本上还有钱赚,是一种比较理性的市场化竞争格局,这是最优的结果。

中性的结果,就是围绕着百分之百的承保周期,美国、日本都是典型的周期性变化,这是可以接受的中性的结果。

最差的是英国和韩国,市场化以后长期亏损。英国的问题就是比价网站,彻底冲击了整个行业的保费充足度,所以多少年车险赚不到钱。韩国是因为过度竞争和定价不足,车险长期处于亏损。韩国监管者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呢?让韩国产险公司经营一些长期的险种,比如长期医疗,长期教育补偿保险来弥补车险的亏损。我们不希望行业出现像韩国、英国这种情况,希望走向比较中性的结果,围绕百分之百的综合成本率出现周期性变化,这对行业来讲还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第三、新常态下的竞争力

我们认为,最终市场化并不是哀鸿遍野没有办法经营车险,还有很多机会。实际这些机会都是回归本源,是早就应该做的事情,在市场化之后,这些机会能够更清晰地显现出来,比如:风险细分的问题和闭环管理的问题。

此外还有利用技术手段主动降赔的问题。比如出租车,跑长途货运的货车,如果给他装个车载设备监控驾驶行为,避免疲劳驾驶,把赔付降下来。这是车险经营得好需要的重要手段,以前都靠手续费,随行就市,没有人重视技术手段和增值服务。

随着竞争不断市场化,大家更加精细化,我们除了关注车更要关注人,对客户的购买行为、购买心理和购买体验进行量化分析。价格都一样的时候,我们去关注哪些客户更敏感,哪些客户价格不太敏感,这样来让我们的经营能够更加有利。

所以新常态之下,车险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刚才说的所有机会都是在经营车险在市场化中必须要做的事情,市场化以后,有的公司竞争力增强,有的公司会退出。通过精细化管理的技术手段,车险完全可以确保实现公司想要的经营目标。也就是说我想赚一个点的利润或者想做到100%综合成本率,通过我的定价和闭环管理模式完全可以实现。

现在非市场化的环境里,无法体现车险应有的经营特色。如果经营得好,车险并不是容易亏损的险种,而是回报率非常高的险种,因为它的保费资本杠杆率非常高,你能赚1个点的承保利润,杠杆率放大以后,就是高回报的险种。但目前的噪音和经营环境让我们看不到车险经营应有的本来面目。

通过国外规律的总结,这次改革特点的梳理,市场化之后各家保险公司能做的事情,我还是想重复一下我的呼吁,虽然现在市场又出现了一些迹象,往不好的方向走。接近年底,各家公司都有业绩的冲动,又暂时把一些经营的基本规律扔到了一边。

但我呼吁监管部门和行业,不要被暂时的噪音所分散了注意力,一定要关注到经营的本源,关注到整个行业长期的健康发展,一定要把车险市场化改革坚定地推进,直到我们能够看到车险经营应该有的面目,而不是过去10-15年不断地开始,不断地停下来,不断地退回去一个循环和重复。

车险都已经进入到新的形态,我们从业者真的不希望市场化还没有走出这一步。借和讯的平台表达我个人的观点和呼吁,可能有偏颇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亦斐)

2020分子乌镇保险科技大会精彩分享

(持续更新)


2020-12-23 10:35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网赌好的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